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olphin123x的博客

我爱你,每日每夜 每分每秒!加油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堂怎么走?  

2010-06-24 13:49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天堂怎么走?李家同教授  本文刊载于2009.12.25联合报


我是玉里镇乡下一所小学的老师,来过我们学校的人,都会同意我们学校真是世外桃源。站在校门口,四处望去,看不到任何一栋房子,当然也看不到一个人;学校不远处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公路,往东走,可以走到玉里镇上去,往西走,就会走到深山里。公路在山脚下就断了,要进入山里,你必须走路,山路虽然不好走,还是有人住在深山里。
二十年前,我还是个单身汉,我的同事张老师也单身。学校没有宿舍,可是县政府替我们单身老师在玉里造了一栋宿舍,我和张老师都住那里,也同出同进。有一天,我记得很清楚,是一个星期五,我们两个人是最后离开学校的。车子才开上公路,就看到了一个小孩子在路上走,他穿的衣服很单薄,也没有穿鞋子,因为正好寒流过境,他好像有点发抖。我是驾驶,立刻在他旁边停了下来,张老师将车窗摇下。我相信他正准备问这个孩子要到哪里去,没想到孩子先发制人的说:「请问,天堂怎么走?」
这个问题,我和老张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回答。窗外寒气逼人,张老师将后车门打开,请孩子进来,孩子也立刻进来了。我们总算知道孩子为什么要去天堂了。孩子的爸爸在他一岁就去世了,不幸的是,和他相依为命的母亲在一个星期前也去世了,但神父教他不要难过,因为他的母亲现在住在天堂里。他曾问神父,天堂在哪里?神父支吾其词,不愿明确地回答他的问题。
今天下课以后,本来应该回到山上的部落去的,他却沿着公路走向玉里去。他想,那里比较热闹,而且有学问的人比较多,一定有人可以告诉他如何到天堂的。在路上,他也曾问过路人,但没有人知道天堂在哪里。我们发现孩子住的地方好远,开车到公路尽头后,起码还要步行一小时。我们是不可能今天送他回去了,就和他商量,今天晚上和我们住,明天我们带他四处去问路,如果有人知道天堂在哪里,我们一定会开车送他去;如果没有人知道,我们也一定在天黑以前将他送回他阿姨家。我们问他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的阿姨,他说他阿姨现在在台北,不会知道他一个人到玉里去了。
张老师教我将车子开到玉里一条店最多的地方,帮孩子先买了袜子和鞋子,也替他买了一件厚夹克和一套换洗内衣裤。穿上厚夹克,孩子不再打哆嗦。大家都饿了,就带孩子去一家西餐馆吃饭,可以想见的,孩子很捧场,吃得很起劲。吃饭的时候,我发现孩子皮肤黑黑的,大眼睛,讲话的时候会露出一嘴白牙齿,典型的原住民孩子模样。
张老师客厅里有一张沙发,也有干净的床单和厚被,替孩子打点好了,就劝他早点睡觉,因为走了这么多路,一定很累了。孩子在睡前仍然做了一个简单的祈祷,祈祷中没有提到天堂,却祈求天父降福我和张老师,因为我们是好人。我和张老师听到了这个祈祷,都感觉很好;被人称为好人,当然是一件愉快的事。
第二天,天还没有亮,我被敲门声吵醒。打开门,发现张老师慌张地站在门口,他说孩子不见了;可是有更怪的事,他坚持要我自己去看。我看了以后,真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我们替他买的衣物全部都留下了,而且整理得好好的。张老师说这个孩子真是胡闹,这么冷的天气,没有厚夹克,又赤脚,绝对会感冒的。还是我镇静,我教张老师不要慌,因为发现孩子留了言,书桌上有孩子的一封信,信上说:「李老师、张老师,谢谢你们。我饿了,你们给我东西吃;我渴了,你们给我水喝;我无家可归,你们收容了我;我没有衣服穿,你们给我衣服穿。凡是替我最小兄弟做的,就是替我做。你们现在就在天堂里,将来也会永远在天堂里。」
这封信没有签名,但是有以下的字:Matthew, 25/31.。我们两个人不知道这些字是什么意思;我们知道隔壁的陈老师是教英文的,也管不他是否仍在睡大觉,硬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。陈老师一看就知道这一段话典出何处,他打开了圣经,翻到新约「马太(Matthew)福音」第25章31节(25/31),这一段话是如此说的:「当人子在自己的光荣中,与众天使一同降来时,那时,他要坐在光荣的宝座上,一切的民族,都要聚在他面前;他要把他们彼此分开,如同牧人分开绵羊和山羊一样:把绵羊放在自己的右边,山羊在左边。那时,君王要对那些在他右边的说:我父所祝福的,你们来吧!承受自创世以来,给你们预备的国度吧!因为我饿了,你们给了我吃的;我渴了,你们给了我喝的;我作客,你们收留了我;我赤身露体,你们给了我穿的;我患病,你们看顾了我;我在监里,你们来探望了我。那时义人回答他说:主啊!我们什么时候见了你饥饿而供养了你,或口渴而给了你喝的?我们什么时候见了你作客,而收留了你?或赤身露体而给了你穿的?我们什么时候见你患病,或在监里而来探望过你?君王便回答他们说:我实在告诉你们,凡你们对我们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,就是对我做的。然后他又对在左边的说:可咒骂的,离开我,到那给魔鬼和他的使者预备的永火里去吧,因为我饿了,你们没有给我吃的;我渴了,你们没有给我喝的;我作客,你们没有收留我;我赤身露体,你们没有给我穿的;我患病或在监里,你们没有来探望我。那时,他们也要回答说:主啊!我们几时见了你饥饿,或口渴,或作客,或赤身露体,或有病,或坐监,而我们没有给你效劳?那时,君王回答他们说:我实在告诉你们,凡你们没有给这些最小中的一个做的,便是没有给我做。这些人要进入永罚,而那些义人却要进入永生。」
我一直到现在仍无法形容我和张老师当时的反应,虽然陈老师一再追问我们,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们都没有立刻回答他。我记得我有点两腿发软,找了一张椅子坐下;张老师不发一语,对着窗外发呆,然后用袖子擦干了眼泪,将整个故事告诉了陈老师。陈老师听了故事以后,只说了一句话:「你们真是有福分的人。」
我这时忽然想通了一件事,为什么孩子的祈祷,是向在天上的父亲祈祷?我必须承认,当初我和张老师被分发到如此偏远的地方,并非我们的第一志愿,但是这件事以后,我们都欢欢喜喜地留在这里工作,从未想离开过。我们忽然发现这里好多孩子在寒流来的时候,没有厚夹克,我们会买夹克送他们。
近年来,有好多公益团体捐钱给我们,我和张老师说服了校长,替全校学生每人设立了一个账户(全校只有三十位左右的学生),同学需要帮助,就从这笔钱支付。所以我们的孩子从来不用担心营养午餐和学杂费。去做家庭访问的时候,发现孩子没有厚被盖,我们会买睡袋送他们。最近,玉里镇的一个单位要换床垫,我们争取到了那批旧而可用的床垫,现在库存在学校里,已经送了一批给需要的孩子们。
当政府宣布小学生也要学英文的时候,我和张老师就努力地读英文,我们孩子的英文虽然比不上城里最好的,但绝对超过附近学生的平均水平。
我们都不会离开这所偏远学校的。谁会离开天堂呢?如果有人再问我天堂在哪里,我可以回答他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